腹腔肉瘤患者日本红十字会总医院治疗实例
简介
年龄: 51岁 疾病: 腹腔脂肪肉瘤
就诊医院:红十字会总医院 主治医生: MY教授
治疗方案: 放疗(全骨盆+腔内)+化疗
治疗效果: 行开腹手术切除腹腔内脂肪肉瘤、肠管切除、摘除左肾,行人工肛门手术。病情已得到控制,复查显示无复发迹象。
出国看病过程
“帕唑帕尼,由葛兰素史克公司研发的一种可干扰顽固肿瘤存活和生长所需的心血管生成的新型口服血管生成抑制剂,靶向作用于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通过抑制对肿瘤供血的心血管生成而自作用......”

这是网上对于此药的信息,而老公的生命却从5年前开始不得不依此而维系。

5年前陪他去医院做的腹部超声,原本是因为胆囊结石,检查结果却为腹膜后占位。这个结果弄得我们一头雾水,医生解释说,这种占位性病变通俗来讲就是通过影像学检查,发现该部位有一个“多出来的东西”,而这个“多出来的东西”通常泛指良性或恶性的肿瘤、结石、血肿等,如果置之不理,则有可能使周围组织受压、移位,造成腹膜炎、继发性腹腔感染等情况。这还不是最糟的,就怕该占位的病理诊断为肿瘤,那时候就必须要进行手术切除了。

医生解释的每一个字都像尖钉般扎得我们钻心的疼,毕竟老公之前没有任何明显的征兆,我们以为这次来医院是治疗胆囊结石的,会不会诊断错了?可稍后做出的病理结果将我们仅仅抱有的一丝幻想也给打破了,病理结果显示“高分化脂肪肉瘤”。一时有些恍惚,但情况容不得耽搁,依医生的建议,我们当机立断,决定将肉瘤切除。

好在那次术后的7个月内复查显示没有任何异常,可造化弄人,紧隔一个月后的复查就显示肿瘤复发了。那是老公的第二次手术,虽然进行的也很顺利,但一颗心总是悬着放不下。腹腔内的肿瘤细胞仿佛一颗不定时的炸弹,我们无法得知它何时会“爆炸”。医生说,最担心就是还会继续复发。终于,过了一年,这一天还是来了。去年3月份CT显示“左侧腹膜后肿瘤复发”,老公做了第三次手术。在家里有手术病患的人应该深有体会,每一次的大手术对患者来说意味着什么,用扒层皮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于是同年12月份,“左下腹肠管术区疑似结节及肿块”的复查结果出来,医生考虑到复发的可能性,建议再次手术时,我犹豫了。

“已经在国内做过这么多次手术了,这次能治好吗?术后再复发怎么办?”正在对国内的医疗技术产生质疑而内心纠结不定之时,听同院复查的病友说他在日本医院做过手术后效果很好,至今没再复发。于是,经我们一家协商后决定,带他也去那边治疗。如果决定手术,控制肿瘤生长的靶向药物帕唑帕尼片需要停药一个月,停药期间会出现疼痛反应。但同时,这段时间老公的肉瘤发展很快,需要尽快安排就诊治疗。命悬一线,每天都在殚精竭虑中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他。那种迷茫无助感,此生再也不想体验第二遍。选择的厚朴方舟这家机构,得知我们的情况后,迅速帮我们预约到了日本红十字会总医院院长MY教授的见诊。

考虑到我们都上了年纪,女儿放心不下,坚持陪我们一块儿出国。在厚朴方舟小李接我们去医院的车上,我还发现了一把儿童座椅,明显是为我的外孙女准备的,没想到小伙子如此细心。

“厚朴之家”公寓离医院不远,我们安顿好就如约到了医院。MY院长表示,根据老公以往病例可见脂肪肉瘤复发进度非常快速,并且由于来日之前又频繁进行过手术,目前状态很不好,建议尽快进行手术治疗。老公停药有段时间了,不知肉瘤发展到了何种程度,如果在这里可以得到根治,自然越快越好。

时间就是生命,MY院长当天就为我们安排了住院后的术前检查。在下午的血液凝固检测、心电图、胸部·腹部X光等检查后,陪同的锦子还在办理入院手续时,特意为我们安排了单人病房。

在几日的术前检查准备后,手术方案也相应制定出来了:行开腹手术,切除腹腔肉瘤,切除肠管,人工肛门手术,摘除左肾。从医生描述以及会诊团队的阵仗来看,手术的难度可想而知,看来又有一场硬仗要打了。几日后,手术日期如约而至,7月初日本的清晨阳光明媚却不燥热,看着窗外的景色,忐忑的心也舒展了许多,我们都觉得这是个好兆头。

△图1.血液凝固检测;图2.Y先生进入手术室前留影

上午九点,在更换好手术衣,穿上防血栓袜后,老公在锦子和护士的陪同下进入了手术室。虽然之前院长和医护都为我们做过了手术说明,我们也不是第一次经历此情此景,但在一门之隔的那边躺着自己的爱人、亲人时,之前搭建的任何心理建设都无法抵挡在外等待的焦灼与漫长。

△手术室外焦灼而漫长的等待

就这样,我们一分钟一分钟的等着。吃完锦子为我们准备的午饭后,手术还没有结束;吃完晚饭后,老公还没有出来。等待时间越长,就越焦虑,我在心里已经设想了无数个可能,但是仍然没有勇气去面对最坏的打算。终于在凌晨两点多,怕我们担心的MY教授出来做了手术说明。

“这次是第四次手术,由于前三次手术后形成的各脏器间的粘连非常严重,因此瘢痕组织纤维化发硬的部位切除的很吃力,再加上之前的几次手术肿瘤切除不干净,还要把每个部位细致地剥离切开也需要一定时间,所以这次的手术时间比预想的延长了一些。不过你们放心,手术很顺利,现在正在进行人工肛门手术和开腹缝合手术,至少要两个小时,大家在外面耐心等待,不要过于忧虑。”做完说明后,这位满目慈祥、鹤发童颜的教授,又折返回了手术室。已经过了18个小时,在外等候的我们至少还可以饱餐坐着休息,可教授却在里面滴水未进的坚持了这么久,蔡社长和锦子也是一直陪我到现在,想到此处心中不由得对他们升起一份敬佩与感动。

△MY教授为家属做手术情况说明

终于在早上六点多,距进入手术室近22个小时后,老公手术顺利结束转入了ICU。当天下午两点多就恢复了意识,嘴里的呼吸器导管也可以拔掉了。甚至第二天可以下地走路,第一次就走了30m。也许这段距离对于普通人而言不算什么,但看着他身上的刀疤,望着他蹒跚的步伐,我知道这30m对于他、对于我们一家人有着怎样的意义。

△图1.Y先生术后醒来喝水;图2.护士为其洗头;图3.在护士的帮助下,Y先生去做检查

院内康复很顺利,医生的康复计划加上老公的努力,很快我们就可以出院了,当天蔡社长还亲自来探望了我们。如今虽回国有个把月了,但这段海外就医的经历却历久弥新,老公的复查结果也很理想,没有任何复发的迹象。“重生”后的道路,我们一家人会一同守护,陪他健康的走下去。

△.出院当日蔡社长来探望

(为保护患者及医生隐私,文中名称均为化名,日期及图片已做相应处理。)

*本案例版权归厚朴方舟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特記事項:ユーザーと医師のプライバシーを保護するために、テキストの名前と画像はプライバシー保護されています。この記事は、Hopenoah(北京)有限公司及びユーザー自身に帰属します。Hopenoahの許可なく転載することは固く禁じられています。そうでなければ、法的責任を追及する権利を留保し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