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治疗甲状腺癌案例:化繁为简,一击中“靶”见奇效!
简介
年龄: 38岁 疾病: 甲状腺癌术后
就诊医院:日本顺天堂 主治医生: D医生
治疗方案: 放疗(全骨盆+腔内)+化疗
治疗效果: 第一次评估:血尿检结果正常,纵隔部分和支气管部分颈部淋巴结的肿瘤已经基本消失。肺部阴影也基本看不到,积水也消失了。 第二次评估:血检尿检没问题,最大的纵隔处肿瘤颜色已经变得很浅,其他处的肿瘤已经看不到了。 第四次评估:血检尿检正常。体内的转移灶已经或消失、或失活、或缩小到很小。
出国看病过程

今年三十九岁的我,前半生是不幸的。

20多年前的我非常年轻,可那时却患上了甲状腺癌。直到在2017年的复查中,发现甲状腺癌复发了。

虽说当年治愈后,我一直都深谙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可是当这天到来时,心中还是忍不住的低落,无助,深受打击。

 

不管怎样,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因为癌细胞已经转移到颈部附近的淋巴结,很快我就入院做了手术以及颈部和纵隔的清扫。术后的病理结果并不太好,是甲状腺低分化癌,预后不好。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国内医生直接跟我先生说,不用治疗了,回家吧......再加上国内可用的药物有限,真心急坏了我先生。在我生日那天,先生拥我入怀,哽咽说到,“不管去哪里,花多少钱,我一定要找最好的医生把你医好......”

很快,我先生联系到了香港一家有名的私立医院,而且通过厚朴方舟确定了一家日本的大型综合型医院。就诊时间定在了7月前后。

当时就已经决定,去两家医院检查完之后,再决定选择在哪里治疗。

香港就诊实况

7月的香港已经非常潮热,却依旧繁华。

日本看病经历:知名专家巧用乐伐替尼靶向治疗,肿瘤基本消失!

 

抵达的第二日,先生陪着我,早早就到了预约好的私立医院。

医院的环境很好,也不嘈杂。

给我看病的M医生是个看起来很精神,很自信的中年男士。见到他的那刻,我隐约觉得自己有救了......

M医生充分了解了我的病史和病情,建议我先在颈部和纵隔的部位做放疗,接着再使用紫杉醇/卡铂进行单独的化疗,最后的疗程用PD-1做免疫治疗。

这些年来,对于大大小小的治疗我也算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M医生的方案看起来很全面,但我的情况是低分化癌,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针对低分化癌最好的治疗,而且不免会担心是否会过度治疗。

感谢了M医生之后,先生带我先行离开。

日本医生“细”考量

十天之后,飞机降落在羽田机场。

说真的,我们都很期待第二天的见诊......不知结果会是怎样。

7月13日,厚朴方舟的首席医务官李博士陪着我们来到了顺天堂大学附属顺天堂医院的头颈科。给我看病的是擅长治疗头颈部肿瘤的D医生。我们应医生的要求,带了病理的白片,将重新在日本做病理诊断。

日本看病经历:知名专家巧用乐伐替尼靶向治疗,肿瘤基本消失!

 

D医生问诊地非常仔细,也重新查看了我的病历,然后向我说明目前的情况:

根据国内的病理诊断是低分化腺癌,这种性质的肿瘤预后介于未分化癌和乳头状癌之间,属于预后不良的范畴。就甲状腺癌术后复发转移后治疗方法而言,一般会进行碘131治疗(不同于香港医院方案)。但首先要通过在本院的病理检测重新准确把握检体当中乳头状细胞和未分化细胞的比例,如果乳头状细胞所占比例大,就会选择先做碘131治疗,未分化细胞的比例大时会选择靶向药物,肿瘤治疗

我和先生都觉得医生分析地很细致、非常有针对性。可一直困扰我的一件事是自从手术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进行有效的后续治疗,非常担心在评估的这段时间内病情会发展,不知道能不能先做些什么治疗。

D医生说:“即便是要选择碘131治疗,首先还要评估现在有无脑转移。如果有脑转移是无法做这项治疗的。在明确病理细节之前,不建议贸然进行任何治疗。之前香港医生所提到的免疫疗法PD1的注射并不是一个严谨科学的选择。所以希望在7月20日拿出治疗方案之前先不做任何积极的治疗。”

日本看病经历:知名专家巧用乐伐替尼靶向治疗,肿瘤基本消失!

 

医生还为我预约了增强CT和MRI,也是用来评估我目前的病情。

一周之后,再次见到D医生的时候,终于有了结果。

检查结果:

肺部有多个转移灶,属于多发转移;纵隔也有术后残留灶;无脑转移。病理检查结果为低分化癌,且倾向未分化癌。

治疗方案:

病理结果显示低分化且未分化细胞的比例稍高,这种情况时使用靶向药物乐伐替尼可能更为有效。如果乐伐替尼无效,第二方案考虑PD-1,第三方案考虑化疗:紫杉醇+EGFR抑制剂(西妥昔单抗)。

对于D医生的治疗方案,我和先生是非常认同的,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一些,万一药物效果不是很好,也还有第二、第三方案备用着。

一击中“靶”疗效好

治疗立刻就开始了!乐伐替尼胶囊(14mg/日)吃起来,每天口服一次。

D医生说刚开始服用时需要观察副作用调整药量,一周做一次检查(血、尿)门诊,持续一个月。每月检查一次CT、血和尿,每三个月做一次疗效评估。

期间药物用量的调整和针对副作用的处置我就不细说了,来说下三个月之后的第一次疗效评估吧。

血尿检结果正常,医生说我很幸运,一般服药患者多数会出现尿检问题,而且其他方面的副作用对我身体的影响都很小。

增强CT结果也相当好,纵隔部分和支气管部分颈部淋巴结的肿瘤已经基本消失。肺部阴影也基本看不到,积水也消失了。

当时在医生诊室里的我简直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只是机械地向医生点头表达我的谢意。忽然之间,感觉日子过的不那么艰难了。

日本看病经历:知名专家巧用乐伐替尼靶向治疗,肿瘤基本消失!

日本机场过安检

接下来第二次的评估结果也是好消息连连:血检尿检没有问题,CT的结果也挺好。和7月的CT相比,最大的纵隔处肿瘤颜色已经变得很浅,其他处的肿瘤已经看不到了。药物控制得很好!D医生说接下来只要安心用药就好。

上个月是距离我到日本看病刚好一整年的时间,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来东京了。

像以往一样,在预约好的时间里到医院做了血检,尿检和CT,我们依然很期待第四次的评估结果。

又见到D医生温暖的笑容了,他很开心地告诉我们,自从一年前甲状腺癌复发以来,我体内的转移灶已经或消失、或失活、或缩小到很小。乐伐替尼的效果很好,目前对身体的副作用也比较小。

感恩:日本医学的绝技令我重生!

写到这里,其实有些恍惚。不知不觉已经一年了,在治病的这一年中,除了当中经历了一次严重的副作用,停药了片刻,其他时候都还好。从当初被国内的医生判了死刑,到当时很急切地想在日本做碘131的治疗,再到D医生重新回到病理检测,准确把握肿瘤中乳头状细胞和未分化细胞的比例,最终精确地判断之后,选择了靶向药治疗,我才重新获取了一线生机!

相比起香港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不仅和通常治疗甲状腺癌复发的方案不同,而且没有任何针对性,这点上我的感觉还是对的......

治疗的组合不是越多越好,最重要的是要精准地找出问题所在,才能一击即中,否则过度治疗所带来的伤害将会不可避免!

去年此时,我只能坐轮椅,而如今,我就像普通人一样,根本看不出来是个癌症病人。

上天给了我时间,厚朴方舟给我的却是地利、人和、还有命运!

END -

特記事項:ユーザーと医師のプライバシーを保護するために、テキストの名前と画像はプライバシー保護されています。この記事は、Hopenoah(北京)有限公司及びユーザー自身に帰属します。Hopenoahの許可なく転載することは固く禁じられています。そうでなければ、法的責任を追及する権利を留保し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