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死刑”的肿瘤患者,出国看病迎来重生
简介
年龄: 51岁 疾病: 腹膜后肿瘤
就诊医院:红十字会总医院 主治医生: MY教授
治疗方案: 放疗(全骨盆+腔内)+化疗
治疗效果: 经6个小时的手术,将肉瘤与门脉粘连成功剥离,共725g肿瘤予以全部切除。
出国看病过程
手术失败,去美国参加临床试验寻生机?

“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了,也许去美国参加临床试验还有一线希望。”这是我们这段时间在医院就诊后,换来的最终治疗方案......

起初3月份的时候,因为腹痛我带老公去医院看病,结果影像检查发现腹部有巨大的肿瘤,来不及多想,我们赶紧托关系找到了一位权威外科医生,他表示可以接受手术治疗,还为我们紧急进行了手术的排期。终于看到了治疗的希望,但谁都没有想到,在手术实际操作时,这位医生表示由于腹腔组织有粘连,肿瘤包绕上静脉无法剥离,包绕的长度也过长,导致无法切除静脉包绕段后进行静脉吻合术,所以将这次手术临时改为开腹探查术,仅取了活检,没有进行肿瘤切除就进行了关腹!

之后病理我们做了,基因检测进行了,靶向药也吃了,但医生告诉我们没有其他的根治办法了,建议我们去参加美国的临床试验。

谁愿意将身边的至亲送去美国当小白鼠呢?但就算是有一丝生的希望,我们也不想放弃。他是孩子的爸爸,我的老公,家里的顶梁柱,我们不想失去他。

雪上加霜 医疗签证办理受阻

老公还不知道实情,他以为手术已经将他的肿瘤切除干净了。在制造各种理由辛苦瞒着他的同时,我已经开始在网上搜索信息想办法解决美国医疗签证的问题了。

“实在是抱歉,我们不单独提供签证办理业务,但在出国看病的套餐里会包含此项服务。”终于联系上了可以办理美国医疗签证的公司,第二个噩耗却接踵而至。事已至此,情况还能更糟吗?做好了重新找寻签证办理途径的打算,但那天在朋友圈看到这位曾拒绝我的顾问分享的一篇海外治疗案例,让我改变了主意。“腹腔肉瘤、各脏器间粘连严重......”和老公的症状很相似,但在日本成功做了手术切除。去同一家医院见同一位专家的想法应运而生,我便再次与这位顾问取得了联系。

三种手术方案 绝望中看到希望

在她的帮助下,我带老公来到了日本红十字会总医院,由该院的院长MY教授亲自为老公见诊。“看不出来为什么**医院的医生没有把这个手术做完,这个肿瘤依目前的检查结果来看是可以切除的。”虽然听不懂日语,需要杨杨(厚朴方舟医务担当)在一旁翻译,但我能听出MY教授说这句话时愤怒的语气。

教授一边指着画像一边解释道:通过画像检查可见肿瘤位于走向肠部的血管附近,8㎝,与动静脉相缠绕。附近淋巴结肿大,不排除淋巴转移的可能。属于非常见的消化器系统癌症,比较稀少的肿瘤。鉴于这种肿瘤性病变,手术切除法为首选。目前可以制定3种手术方案:

1.针对上肠间膜静动脉浸润的情况,将大量小肠切除及右半结肠切除。术中判断肠部切除范围,如果不切除全部小肠就不能去掉肿瘤的话,则不能继续切除肿瘤。切除后需要进行肠管吻合,术后有可能出现缝合不全、短肠综合征等并发症。

2.针对胰脏十二指肠浸润的情况,行多脏器切除术。胰头、十二指肠、胆囊胆管、胃等一部切除,需要再建。可以在行两次手术后再行胰管空肠吻合术,3个月后再建手术,期间不能回国,住院需1个月左右。后遗症有消化吸收障碍等。

3.行方案1,或者1+2,或者不能切除。

有做大型手术的可能,手术时间可能超过12小时,有必要输血,术后ICU。

这是第一次,我将这条盘踞在老公腹部的“恶龙”看的清清楚楚,也是第一次,听到除了临床试验外我们居然还有其他的选择,而且不止一种!虽然“恶龙”已经鸠夺鹊巢,但是看着眼前这位对着画像分陈讲述治疗方案的老人家,心里蓦地对这次手术增添了几分信心。

手术前医生安排我们做了周密的检查,胃镜、肠镜、心电图、B超、血糖值、血压、体温......甚至还为老公安排了一次洗牙。

△术前检查

六个小时的手术 重塑归家的旅途

护士确认术前准备事项已经完成后,早上8:30,老公进入了手术室。这是第二次等候在手术室外了,八楼的等候厅很宽敞,没有那些穿着工作服隔着口罩呼喊的护士,也没有那么多被推出救护车在楼道内川流不息的急救患者。一切都安排的很妥当,井然有序,但内心的不安却没能减少分毫。看着时钟的指针以事不关己的姿态慢吞吞的走着,我不禁想了很多。从我们的相识,到组建属于自己的家庭;从迎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到听她奶声奶气的叫着我们爸爸妈妈......往日的点滴不受控制般在脑海一幕幕闪现。我想经历过的人会懂得,你的思维和教养在医院里,在生死面前,是无法控制,无法伪装的。大家都在用真实碰撞真实,处处可以看到人性,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医院会矛盾频发的原因吧。

下午14:30左右,MY教授走出了手术室,在听到“肿瘤成功切除,一切顺利”这句话时,所有的心理建设在那一刻坍塌,积郁已久的情绪得到了释放,甚至事后回想才隐约记起自己当时抱着教授痛哭流涕的失态举止。

“手术切除了全部的肿瘤,包括一米多长的小肠,二十公分不到的大肠,五公分左右的盲肠以及一部分肠系膜,和一个可疑淋巴结(已提交病理),一共725g重量。由于肉瘤与门脉粘连,因此剥离花费了大量时间,虽然这个手术很困难,还好结果不错,肉瘤切除干净了,并且不用做人工肛门!”MY教授指着面前切下的肿瘤组织,耐心细致地向我们做着手术说明。

△切除的肿瘤;术后转ICU

术后第一天撤除了鼻胃管,第四天恢复了流食,第六天拔了导尿管......经半个多月的院内康复治疗,老公的伤口处已经没有残液流出,创可贴也不需要了。预约了两个月后的复诊,拿着教授为我们开的降压药,我们终于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院内康复期

回想着第一次手术失败带来的绝望,到痛下决心要去美国参加临床试验的无奈之举,再到现在我可以将他完好的带回国内,简直像一场梦一样。我不想在此评价国内外的医疗差异,我有的只是感谢,是这次出国看病的经历,是MY教授,让老公回归了家庭,回到了女儿的身边。

后记

术中切除的肠系膜根部可疑淋巴结病理确诊为原发灶不明的低分化腺癌,复诊时显示较出院时检测增大2㎜,但还未达到手术程度,继续观察跟踪即可。目前患者食欲佳,体重上涨,整体恢复良好。下一次的复诊已通过厚朴方舟预约办理中。

温馨提示:为保护用户和医生隐私,姓名、照片和日期都进行了隐私保护处理。本文经用户授权发布,版权归厚朴诺亚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和用户本人所有,未经厚朴方舟授权严禁转载,否则我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特記事項:ユーザーと医師のプライバシーを保護するために、テキストの名前と画像はプライバシー保護されています。この記事は、Hopenoah(北京)有限公司及びユーザー自身に帰属します。Hopenoahの許可なく転載することは固く禁じられています。そうでなければ、法的責任を追及する権利を留保し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