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心病术后赴日治疗?海外专家“一锤定音”
简介
年龄: 63岁 疾病: 冠心病
就诊医院:日本圣玛丽安娜医科大学医院 主治医生: MQ教授
治疗方案: 放疗(全骨盆+腔内)+化疗
治疗效果:
出国看病过程

J先生,北京人,今年63岁,在2014年9月于国内某著名医院实施心脏搭桥手术,至2014年12月再次出现胸痛现象,严重的时候感觉胸部憋气、压痛、气短,背部疼痛,全身无力,出汗;在狭窄空间如地下室或衣服穿得过多时都有严重的喘不过气来的现象。

眼见父亲好像又有疾病加重的现象,焦急万分的J先生儿子开始怀疑手术是否成功,术后的治疗措施是否合适得当,是否到国外还将会有更好的治疗?在同室病友的推荐下,J先生的儿子找到了厚朴方舟。

根据J先生现在身体情况和个人意愿,厚朴方舟建议其先选择海外远程诊断,由日本权威的心脏疾病专家进行二次诊断后,再决定是否需要到国外治疗。

随后,厚朴方舟总部北京公司和日本公司同时启动了“海外远程诊断”服务。在中国,北京的同事着手整理J先生的病历情况、影像资料并做出病情摘要、刻录光盘,交由同时具有中日行医资格的同事进行翻译;同时在日本东京,厚朴方舟向自己的签约专家MQ教授提出远程诊断申请——MQ教授,日本圣玛丽安娜医科大学病院前院长,曾任(由日本胸外科学会、日本心脏血管外科、日本心脏血管学会构成的)日本心脏血管外科专门医认定机构的代表干事(相当于会长),医术精湛,成果众多,日本《读卖新闻》曾做专门报道。

1月8日,J先生病历资料整理、翻译完毕并顺利递交到日本最权威的心脏疾病专家——MQ教授的手上。在反复研究J先生的病情后,MQ老师也提出了新的问题:“在胸痛发作时,是在走路或者是上下楼梯或运动的情况下发作、还是无任何情况下,发作?每天早上的起床时间是否多为七点或八点?是否本人从早上就开始有饮酒的习惯?”

最后根据患者的病历资料及补充的回答,MQ老师肯定中国医师国内的术后用药和治疗是对症的,从患者的日常行为及症状情况来看,应该不是由冠脉狭窄造成的心绞痛,这点与J先生提交的冠脉CT检查的结果是一致的。

对于J先生提出是否可能在日本治疗的问题,MQ老师答复说,从现在的症状很难判断为心绞痛,虽然可以来日本做进一步检查,但是不一定能进行治疗。权威先在国内做运动负荷心电图或运动负荷心肌闪烁成像,然后再考虑下一步。是否有更好的治疗方法,只有等检查结果出来了才能知道。

MQ老师的二次诊断建议迅速经由厚朴方舟的医生翻译,并专人递送到J先生儿子的手上,在获悉权威专家的诊断建议结果后,J先生及孩子对目前正在进行的术后康复治疗方案放心了,肯定了,也表示将继续按原定计划进行用药和治疗。

3月初,当厚朴方舟的工作人员对J先生进行回访时,J先生的儿子已经不再是“愁云密布”,他很开心地表示,家父前段时间的不良症状现在已经基本消失了,自己也可以放心地回到工作中了,感谢厚朴方舟提供的及时帮助。

二次诊断意见报告书

厚朴方舟温馨提示:

当患者的病症长久得不到确诊、治疗效果不理想、对现有的治疗方案还有疑虑,或希望得到更多专家的建议时,可以选择海外远程诊断的方式,由厚朴方舟帮助联系海外权威的医学专家进行远程诊断,提供诊疗意见。

这样的诊疗意见可能不会改变之前的诊断结果,但它能联结更多国外优秀专家,获得独立客观的建议,采用不同的治疗方法,增加生存机会。同时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治疗程序甚至不可逆转的手术,并结合快速的医疗技术发展而提供更多的选择。而当“诊疗意见”肯定了初次的诊断结果时,更给家属和患者增加对现行治疗的信心。

对于一些罹患重大疾病想去国外医院接受更先进的医疗技术服务,但又担心自己的病在国外是否有更好的疗法和疗效时,海外远程诊断可以帮助患者和家属通过获得海外权威医学专家的意见,从而减少盲目海外求医的风险。


特記事項:ユーザーと医師のプライバシーを保護するために、テキストの名前と画像はプライバシー保護されています。この記事は、Hopenoah(北京)有限公司及びユーザー自身に帰属します。Hopenoahの許可なく転載することは固く禁じられています。そうでなければ、法的責任を追及する権利を留保し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