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律失常患者日本榊原纪念医院治疗案列
简介
年龄: 59岁 疾病: 心律失常
就诊医院:榊原纪念医院 主治医生: DB医生
治疗方案: 放疗(全骨盆+腔内)+化疗
治疗效果: 心绞痛和心律不齐的症状并没有出现,静息心肌灌注静息和运动时没有任何心肌缺血症状
出国看病过程

患者基本情况:

M先生,59岁。无吸烟史,偶饮酒,但从10年前接受心脏支架术后,已戒酒。从1995年开始,出现活动后左胸部憋闷,心前区疼痛,伴心慌、气短、头晕等症状,但未予重视。

于1998年,才因上述症状到本地一家医院就医,进行住院检查。终于2005年,行冠脉造影检查,于左前降支置入支架。后病情反复发作,治疗效果不明显。考虑到心房纤颤逐年加重,由间断性发作进展为持续状态,药物控制效果不明显,为求进一步诊断和治疗,准备去日本进行检查诊治。

△M先生国内PTCA手术记录单

△M先生国内心脏超声报告单

患者现有持续性心慌心悸,偶出汗,阵发性心前区疼痛,胸闷不适等症状。当前诊断有:

1.冠状动脉硬化性心脏病、陈旧性心梗、冠脉内支架植入术后;2.心房纤颤;3.高血压3级;4.糖尿病。

在服用药物

出国看病过程:

追根溯源的话,心脏病是从20年前开始的,那时就有一些早期症状了,可惜当时并没有予以重视。现在后悔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导致着我成为了医院的常客。如今我即将步入花甲之年,人上了年纪身体没什么毛病不太现实,但像我这样,几年间去医院治疗加体检十次有余的想必也是少数了。但输液治疗尝试过了,支架手术也做了,到后来药物控制都无效,让我的治疗一度陷入绝境。可心房纤颤逐年加重的情况却并没有因为我的困扰而有丝毫缓解的意思。为了能够进一步诊断和治疗,我考虑去日本进行检查诊治,虽然我对日本的整体并不认同,但对这个国家的医疗水平还是很认可的。也是因此,机缘巧合下,找到了厚朴方舟。

因为工作原因,与他们签约后不久,我先去了澳大利亚出差。由于不在国内,这期间一直和厚朴方舟的李医生沟通联系着,2月13日还收到了李医生的邮件,是他们整理好的病历资料,表示需要经过我本人审核认可后,他们才会进行翻译提交。3月28号出差回来后,李医生告诉我,榊原纪念医院的床位现在很紧张,但通过MQ教授的努力争取,为我预约到了6月9号的住院检查。时间还算宽裕,但因为我常年出差,考虑到我接下来还有出国的安排,在递交护照等材料后,厚朴方舟特意为我推进了办理流程,没过几日,李医生来电,身元保证书和医疗签证,顺利拿下来了。

厚朴方舟为我和小张预定了入院前一天的机票,于是6月8号,我们两个人从上海转机,终于下午16:30多到了东京。出海关后,先见到了厚朴方舟日本分公司派来接我们的小李。小李很周到,开车把我们送到酒店安顿好后,还带我们去品尝了来到日本后的第一顿日料。

结识藤山女士和门医生,是入院第一天的事了。两位先帮我办理了住院手续,还陪我去附近的超市买了接下来几日可能会用到的住院生活用品。今天进行的都是一些采血、测血压、心脏B超等一些常规检查,在药剂师确认了我目前仍在服用的药物后,DB医生针对我这次的检查做了详细的说明。经藤山在我一旁翻译得知说明主要有两点:第一,心房颤动,目前还是以药物治疗为主。为了防止房颤造成脑梗塞,增加了抗血凝药,并且将我现在服用的治疗心动过速的药换成了榊原开的药物。第二,至于冠心病的治疗,明天需要先做CT造影检查,看之前已经放入的支架和其他部分是否有狭窄,根据结果再来判断是否有必要做冠动脉造影检查(介入)。

△榊原纪念医院正门

△榊原纪念医院病房

第二天一早,医生先对昨天的常规检查结果进行了说明。今天的CT造影检查也很顺利,结果表明,冠状动脉狭窄并不严重,因此也就没有做冠动脉造影检查(介入)的必要了。但医生还是建议我做一个核医学检查。其实我还是很紧张的,在国内的时候,因为心动过速,CT造影检查两次都没有做成。而这次通过打降脉药,竟然检查轻而易举的完成了。庆幸之余,更多的是感慨。医生的建议,更是欣然接受,经我们双方协商后,核医学检查暂定为了下周二进行。

△M先生的冠动脉CT检查报告书1/2

△M先生的冠动脉CT检查报告书2/2

相比前两天,接下来两天的验血和24小时心电图检查轻松了很多。并且换成榊原纪念医院开的药后,血液和脉搏控制的都很好。因为我有个朋友在日本,有些事情要处理,需要几天外出时间。12号,小李帮我办理外出手续后,将我接回了“厚朴之家”公寓,临走前不放心,又向我介绍了一遍外出期间的服药说明。

△M先生的榊原纪念医院心电图报告书

△厚朴之家1号内景

好在外出期间,身体状况一切正常。很快最终检查日就要到来了,小李很准时,15号下午15:00就到达公寓楼下来接我回医院。DB医生还特意来病房了解我外出期间的身体状况。这边DB医生刚离开不久,一会儿那边护士又进来为我明天的心肌灌注检查注意事项做说明。

最终检查日,以一早的运动核素心肌灌注显像检查开始,虽然在运动负荷达到最高峰时我觉得非常吃力,但是心绞痛和心律不齐的症状并没有出现,很顺利的完成了检查。并且,下午进行的静息心肌灌注显像检查结果也显示,没有任何异常,静息和运动时没有任何心肌缺血症状。医生告诉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如果说这次的日本求医经历让我印象深刻,那么榊原纪念医院开的药更是让我念念不忘。自医院为我换药以来,无论是外出期间还是接受检查的这段时间,血液和脉搏的控制效果超出我的预料。毕竟之前在国内尝试了输液和服药控制那么多方法,都没有取得这么好的效果,于是我希望榊原能多为我开出几个月药物,无奈医院新的规定只能开出三个月的药量。好在门医生一直在旁边帮我,努力和DB医生交涉后为我多加了15天的药量。

17号这天,终于可以出院了。没想到DB医生一早还来到病房向我道别,就连药剂师也过来了,为我做药物服用方法的说明,让我再次感受到了日本医院服务的人性化。几张彩色的纸上,不仅附有药品的照片,还在旁边标注了使用方法、效果、副作用,甚至还有注意事项。不仅简单易懂,而且不容易出错。说明结束后,门医生还特意在旁边为我标注了中文翻译。

△服药说明书1/2

△服药说明书2/2

△M先生在榊原纪念医院的医疗费(仅供参考)

因为接下来要赶赴美国出差,出院后也仅是在小李的陪同帮助下去池袋进行了购物,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就离开了。不过我已经计划好了,9月份来复查的时候,顺便带老伴儿一起做个精密体检,到时体检之余再好好游玩一把也无妨。

△小李目送M先生一行过完安检

特記事項:ユーザーと医師のプライバシーを保護するために、テキストの名前と画像はプライバシー保護されています。この記事は、Hopenoah(北京)有限公司及びユーザー自身に帰属します。Hopenoahの許可なく転載することは固く禁じられています。そうでなければ、法的責任を追及する権利を留保します。